首页 | 新闻 | 新品 | 文库 | 方案 | 视频 | 下载 | 商城 | 开发板 | 数据中心 | 座谈新版 | 培训 | 工具 | 博客 | 论坛 | 百科 | GEC | 活动 | 主题月 | 电子展
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超级高铁的中国尝试:速度对决成本

超级高铁的中国尝试:速度对决成本

交通出行行业从不缺少热点。
系统复杂的自动驾驶已经开始下沉。从行业热点下沉到产业,下沉到工程师的每一行代码的竞争之中。于是飞行汽车接过这一棒,带你畅想三维立体的出行方式解决拥堵,之后,超级高铁就来了。
而最近的超级高铁热,更是离不开中国资本的助推。
7 月 19 日,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(简称 HTT)与贵州省铜仁市政府签署协议,双方正研究在中国修建第一条 10 公里长的超级高铁的可能性,初始成本约为 3 亿美元。预计将于六个月后公布可行性报告,如果可行将会开始破土动工。
而另一边,同样是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美国超级高铁公司 Arrivo 宣布与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下属公司 Genertec America(GTA)建立战略伙伴关系。根据协议规定,GTA 将提供 10 亿美元的信用额度,Arrivo 全球各地的项目均可使用此信用额度。
获得资金的帮助有助于解决超级高铁系统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:即便速度飞快,它们的建造成本也同样高昂。自五年前马斯克向公众介绍了他理解的超级高铁的概念以来,涉足这一领域的企业虽然众多,但大家只是筹集了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自己的运营,建立一套单独的系统测试项目需要的大量资金可能与运营成本相当,同时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在超级高铁上实现商业化。
但中国资本和政府的支持,让一些超级高铁公司看到了“中国机会”。
超级高铁的“中国路”
从北京到上海只需要一小时,从北京到新疆乌鲁木齐只需要两个小时,但超级高铁不仅仅是一个速度的理想国。
科技狂人埃隆.马斯克(Elon Musk)在 2013 年的时候提出了 Hyperloop——也就是所谓的“超级高铁”的设想,这一设计速度超过飞机的新型“胶囊列车”就备受世人瞩目。
随后,有一些人在这个设想的基础上成立公司想要制造出真正的超级高铁,其中的两家美国公司非常引人瞩目,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(HTT)和 Hyperloop One,而在中国也同样在测试、考量和研究这套方案的可行性。



中国航天科技工业集团公司(航天科工)已经宣布计划在武汉试点超音速超级高铁技术,能将高铁的最高时速提至 1000 公里。
“中国版超级高铁将采用‘高温超导磁悬浮+真空管’技术,目前已着手探讨时速 1500 公里的可行性。”另一边,今年 6 月的 2018 世界交通运输大会“高速铁路技术发展论坛”上,西南交通大学首席教授张卫华这么说。
“‘多态耦合轨道交通动模试验平台’或在今年 9 月获国家批准,测试项目从开始实施到建成约需 31 个月。”张卫华透露。其实“高铁”在中国早已不陌生,它的测试速度早已经超过了 400 公里。但对于现阶段的交通效率来说,在未来“超级高铁”依然必要。
只是现阶段下,全球的“超级高铁”项目都还处于一个“可行性的验证阶段”,更重要的是,这不仅仅是验证技术原理的可行性和稳定性,还是一个速度与成本之间的抉择。
公开资料显示,2015 年中国高铁平均造价约为每公里 1 亿元人民币,美国高铁的预算造价每公里接近 10 亿元人民币。这不仅是简单的价格差距,更是一个“超级高铁”能否在中国落地的关键因素。
速度与成本对决
埃隆.马斯克(Elon Musk)提出 Hyperloop 的原始前提是其速度能达到每小时 1200 公里以上,甚至比现在普通飞机速度高出一大截,Hyperloop One 正是瞄准这个目标,而 Arrivo 这套系统则没有依照这个标准。
Arrivo,这家新成立的公司由前 SpaceX 公司和 Hyperloop One 工程师 Brogan BamBrogan 成立。与 Musk 专注于数百英里的城市之间高速旅行不同,Arrivo 希望成为更短,更本地化路线的交通网络,与其称之为“超级高铁”项目,它也许更像一个“高级高速公路”。
这套方案没有“管道”,没有接近真空的状态,所以不能达到近似于超音速行驶。取而代之的是,一个更加“温和”的方案——沿着原有的高速公路建立的磁化轨道,它能够实现真正的 200 英里每小时(约 322 公里每小时)的速度。布加迪威航最快可以跑 434 公里每小时,同时与现有高铁速度类似。
这套系统拥有完美的“兼容性”,不仅可以支持私家车、货车,还可以是自己专门设计的车辆,例如公交车,同时这些车也可以在正常的道路上行驶。与 Hyperloop 不同的是,这些车也不是被“藏”在管子或地下隧道里。Arrivo 公司称这套系统为“超级城市网络”。
速度低了一些,成本也在大幅降低,更重要的是落地时间也更近了。Arrivo 公司计划将在 2019 年开工建设,目标是两年后投入运营。
Hyperloop One 和 Arrivo 看似在用“高速”解决同样的交通问题,但他们却思路截然不同。另一方面,美国超级高铁落地中国,会出现“水土不服”的问题吗?中美“超级高铁”的差异究竟是什么?现阶段和未来超级高铁的竞争焦点将会是什么?这些问题也许只有当事人可以回答了。
有意思的是,原 Hyperloop One 副总裁、Arrivo 联合创始人 Dr. Knut Sauer 最近来到中国,将和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张卫华共同参加一个圆桌讨论,在本月 26 日,高德地图主办的“未来交通 2035”2018 未来交通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,并进行首次对话。
“超级高铁”是现有技术的一系列完美整合,将管道,真空系统,磁悬浮等等结合在一起,这变成了一个非常酷和未来的东西。它也有可能成为在轮船、火车、汽车以及飞机之后的“第五种交通方式”。
当我们谈论“超级高铁”时,也许就是我们谈论的下一种改变时代的“交通方式”,包括现在层出不穷的“飞行汽车”,不过这可能要比造一辆革命性的汽车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支持,也需要拥有更多的耐心和想像力。
来源:极客公园
探索未知领域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