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新闻 | 新品 | 文库 | 方案 | 视频 | 下载 | 商城 | 开发板 | 数据中心 | 座谈新版 | 培训 | 工具 | 博客 | 论坛 | 百科 | GEC | 活动 | 主题月 | 电子展
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现在的你排斥人体植入芯片,未来会说“真香”吗?

现在的你排斥人体植入芯片,未来会说“真香”吗?

编者按:在技术不断变强大的同时,人们对植入设备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提高。曾经古怪、充满未来感的微型芯片可能逐渐普及化,不再是极客们的专利,转型为有益大众健康的工具。本文编译自the Atlantic的原题为“Why You’re Probably Getting a Microchip Implant Someday”的文章。编者按:在技术不断变强大的同时,人们对植入设备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提高。曾经古怪、充满未来感的微型芯片可能逐渐普及化,不再是极客们的专利,转型为有益大众健康的工具。本文编译自the Atlantic的原题为“Why You’re Probably Getting a Microchip Implant Someday”的文章。


沃威克教授手持一枚RFID微型芯片。(Russell Boyce / Reuters)



麦姆兰(Patrick McMullan)在2017年初听说,瑞典有好几千人植入了微型芯片,挥一挥手就可以解锁车门,关掉咖啡机的时候,这则消息没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。当然,这么个几毫米长的小芯片,有近场通讯能力,还能植入人体使用,确实很前沿,很有吸引力,但是就其实际用途而言,刷卡或者密码照样也很方便。

麦姆兰是技术领域的老手了,有20年的工作经验。他想更进一步,让可植入芯片实现“真正”的用途,有实实在在的功能,而不是耍耍小把戏,让日常操作快这么一两秒。麦姆兰是一家销售解决方案公司Three Square Market的董事长。在2017年7月,在媒体的包围下,公司的五十多名员工同时各自自愿植入芯片。这个芯片不像瑞典的大部分芯片,不止是简单的扫描一下,实现某个功能;Three Square Market员工植入的芯片和其扫描设备是与公司在威斯康辛River Falls办公室多用途反馈网络相连的。比方说,通过芯片你可以打开自己的电脑,但是前提是你身上的芯片在当天开电脑前,在公司大门也有扫描记录。麦姆兰说,“这么一来,我还增加了整个网络的安全性。”



Three Square Market是一家美国零售商,主要为消费者提供食物以及日常用品,同时与瑞典公司Biohax International合作研发植入体内的微型芯片,植入手部后,用户可利用芯片完成开门、结算等任务。

虽说麦姆兰的芯片解决的问题范围相对比较小,但这确实也是个问题,所以芯片的任何新型应用对于他这样的“芯片福音派”来说,都是很大的进步了。可植入芯片和其他技术一样,加入有一天,它变得很有用,让人难以拒绝,它就来到了技术发展的临界点。而这个临界点或许比我们想得更近:在2017年9月,Three Square Market推出了Three Square Chip,开发下一代商用可植入芯片, 具有一系列健康方面的功能。这样的芯片就很吸引人了,它能实现的用途或许会让人们放下对它的疑虑和植入芯片的焦虑感。

植入形态的RFID技术是近几年才有的,但是RFID技术本身已经存在了几十年,没什么新奇的,通常也被认为是足够安全的技术。美国国家动物识别系统就是在动物耳朵上打识别标签,几乎所有的农场牲畜都要登记,在澳大利亚,在系统内注册还是强制的。如果你坐过Delta Airlines的航班,有托运行李,行李上就有RFID标签,不然行李可能不会跟你到达同一个终点。而你身上现在可能就带着这么RFID芯片,就埋在你钱包的信用卡里。

可穿戴设备在未来可能很流行,这些现在看来很“酷炫”的技术,以后用途可能很广,普及度也很高。

人们对于可植入RFID芯片的恐惧不在于RFID技术本身,而是在于“植入”。美国每天都有宠物安全地植入RFID芯片,也没有什么并发症。但就算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宠物植入芯片后毫发无伤的主人,如果被问到自己敢不敢植入同类芯片的时候,也会因为“安全方面的原因”而迟疑。在本世纪初,有一家叫Verichip的公司自主研发了一款与医疗保险相关的微型植入式芯片,但是公司在市场调研时却发现,美国人听到植入式芯片的技术感觉很不自在。在2004年,Verichip的产品得到了美国FDA的批准,但是在仅仅3年后就撤回了,因为有研究显示RFID变频器(transponder)对实验室动物有致癌效应,虽说后来的研究都说RFID在人类几乎没有致癌风险,动物身上的致癌风险也几乎可以忽略。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,将激活的RFID变频器植入癌性肿瘤中,甚至证明治疗效果显著。



射频识别(RFID)是一种无线通信技术,可以通过无线电讯号识别特定目标并读写相关数据,而无需识别系统与特定目标之间建立机械或者光学接触。

十年后,人们对Three Square这样的“芯片团体”还是有各种疑虑,有些确实有些道理,有些完全是没有理论基础的纯恐惧。人们害怕工作会迫使大家接受把电磁技术植入到自己皮下,如果技术越来越普及,他们会被逼着接受植入芯片;或者芯片被黑,变成植入者的定位设备;或者会便利了坏人,让入室抢劫变得更简单。很多批评者,其中不乏立法者(正努力立法限制RFID植入芯片),害怕的是芯片里的金属组件和回路会在植入者做MRI检查或者需接触到除颤器的时候,引起植入者的死亡。
返回列表